365体育彩票

柏通塑料科技,专业生产PP改性塑料颗粒,PP汽车保险杠专用料,ABS塑料颗粒,PS塑料颗粒,改性塑料颗粒,货量充足,欢迎咨询:15105167588

24小时咨询电话

15105167588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塑料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塑料婆媳情:人前装乖,人后捅刀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8-10-18 14:25

来源 |幸孕二婚01「老婆,这阵子辛苦你了,等妈身体好点,你就搬回来住吧。」楚筱筱收到老公沈南这条短信时,已经在自家小区的楼下了。最近婆婆身体不好,沈南让她住去婆婆家,照顾老人家的饮食起居,平日里一周也就回来一次。今天婆婆肠胃不舒服,一下午,就吐在楚筱筱身上三次,无奈,她只好回家来拿换洗的衣服。楚筱筱刚进门,就被门口的鞋子绊了一下。她回头,不大的玄关,摆放着两双鞋,一双男人的黑色皮鞋,还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。楚筱筱已经很多年没有穿过高跟鞋,那双鞋,不属于她……透过门缝,楚筱筱清楚的看见卧室里旖旎的场景。看着那栗色的卷曲长发,她几乎可以肯定,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好闺蜜——贺芸。门,猛的一下被推开。沈南抬起头,看着站在门口的楚筱筱,脸上一片错愕,“老婆。”“筱姐。”躺在床上的贺芸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。“你怎么解释?”楚筱筱清亮的眼眸满是润泽,这个男人还有脸叫她老婆?“亲爱的,你快给筱姐解释解释。”贺芸坐起来,双手环住沈南的腰撒娇,“解释不好,我可就走了呦。”一听贺芸这么说,沈南马上直起腰板,声音也硬气起来,“还解释什么?你不都看见了?”“是要离婚吗?”楚筱筱哀伤的看着身边这一对狗男女,“你确定好了,我们明天就去办手续。”贺芸没说话,但手指在男人腰间掐了一下。沈南马上点头,“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,你看看你,结婚才三年你都成什么样了,不修边幅,你这身上是什么味?臭死了!”她身上,是她婆婆,也就是沈南妈妈吐的东西,因为没有衣服换了,她才穿着脏衣服回家。不等楚筱筱回答,沈南接着说,“你说你不能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至少有点女人味儿吧,跟芸芸一比,你真是连女人都不算!”这句话,刺的楚筱筱心脏疼。沈南,贺芸,还有她,三个人是大学同学。那时候,楚筱筱是出了名的系花,多少条件优秀的男同学追她,她都没同意,最后选了出身平平,但每天会给她带早饭,例假会帮她冲红糖水的沈南。还记得那会,宿舍同学都替她不值时,她还说,平淡是福。现在想想,真是个天大的笑话。“好,我知道了,明天早上9点,民政局门口。”说完,楚筱筱强忍着眼泪,转身离开。楚筱筱离开家,就去最近的商场买了一件新衣服,把身上的旧衣服扔进垃圾桶里。她和沈南刚结婚的时候,由于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,她很久都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,刚才扔掉的那件衣服,还是她大学时候买的。沈南那会经常对她说,等以后他工资高了,就给楚筱筱买好多漂亮衣服。可,这转眼都要离婚了,沈南都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衣服。楚筱筱在外面吃了个饭,联系了几家房屋中介,约好明天看房。到晚上9点多,才回婆婆家。回到家里,婆婆李淑梅坐在沙发上指责,“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想饿死我啊?”楚筱筱站在门口,愣了愣,“沈南没给您说吗?”李淑梅不满,“我儿子那么忙,他跟我说什么?赶紧做饭吧,我饿着呢。”楚筱筱没说话,放下包,转身进了厨房,熟练地淘米,洗菜,切菜。可是心里难免有些苦涩。她大学毕业后,她为了完成沈南说的照顾好婆婆的一日三餐这个任务,放弃了大公司的邀请,找了个工资只有2000块,但是离婆婆家和自己家都近的工作。她每天下班第一时间来给李淑梅做饭,再回自己家做饭,一做就是三年。她本以为,李淑梅多少还是喜欢自己的。可自己第一次这么晚回来,婆婆却不问,只关心自己饿着了这件事情。“啊!”楚筱筱切着菜,一走神,切到了手。赶紧用水将血冲去,才出去找创可贴。她出门,看见客厅里没有人,也没有多想,就去电视柜下面拿创可贴。刚贴手上,看见李淑梅在凉台上打电话。02正是夏天,婆婆家又是老房子,窗台没有封,屋里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,外面可是十分闷热的。她想去叫婆婆进来,刚开门,就听见李淑梅说,“哎呀,你这不孝子,再找,能找到楚筱筱这样的吗?”婆婆,这是在为她说话?楚筱筱鼻子一酸,想着刚才自己误会婆婆,有点懊恼,正想开口,李淑梅又开口,“这样带工资的保姆,伺候我吃,伺候我穿,还这么任劳任怨的,哪有这么好找?”听着李淑梅说话,楚筱筱愣愣的站在门口。原来,自己在李淑梅眼里,不过是个带工资的保姆。亏自己这三年对她那么好,每天变换着口味给她做饭。她还没离开,李淑梅又说,“反正楚筱筱这么傻,你回来买束花,编两句情话,随便骗骗她不就好了?”傻?楚筱筱听着李淑梅给沈南出的主意,凄凉的扯了扯嘴角。是啊,自己是傻,她和沈南以前不是没吵过架,沈南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学生扯不清关系,也被她发现过。当时她也闹脾气,却被沈南几束花就哄好了。“妈,外面热,打电话进来打吧。”楚筱筱开口。李淑梅回头,看见楚筱筱站在阳台门口,不由有些惊讶,连忙把电话挂了进屋。楚筱筱炒好菜,端到餐桌上,李淑梅坐在那里,看着楚筱筱“随口”问,“筱筱,我刚才打电话说的话,你听见了多少?”“没听见呢。”楚筱筱微微一笑,满心凄凉。“哦,没听见啊。”李淑梅点了点头,好言相劝,“我儿子给我说了,你也别怪他,男人嘛,偷腥是难免的。”“嗯我知道了,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了。”楚筱筱开口。李淑梅赶紧装出慈母的样子,“唉,你这孩子,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,你和南南可是千年修的缘分,别说气话。”如果楚筱筱刚才没有听见李淑梅的话,恐怕会觉得李淑梅真的是为了她好,可现在,她只觉得,李淑梅是为了留住她这个带工资的保姆。“他都不珍惜这千年的缘分,我又何必呢。”楚筱筱低头吃饭,和这个自己伺候三年的人,真是多一句话也不想说。李淑梅不干,“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,他不过是跟别的女人睡一下,古代的皇帝还有三宫六院呢,他这算什么啊?”一听这个,楚筱筱真是要被气笑了。“你家这是皇室吗?是有皇位需要继承吗?”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大学生吗?我家南南现在可是项目经理,不跟你离婚就不错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楚筱筱放下筷子,清亮的眸子静静看着李淑梅的脸,“既然您这么认为,我就更没有必要跟您儿子继续过下去了。”说完,拿着提包出门。关门前,还传来李淑梅生气的声音,“离婚是吧?你可别后悔!你以为你这样的黄脸婆离了南南还有人会要你?做梦!”黄脸婆?她明明才25岁。离开李淑梅家,楚筱筱找了离车站很近的小旅店住下。窗外声声蝉鸣,她圈在旅店单薄的单人床上,泪眼婆娑。夜里,楚筱筱做了梦,梦见大学的时候,那时候的她,长发长裙,无论在校园里的任何地方,都能吸引异性的目光。大学相恋一年,毕业后三年,四年的时光,她用来爱一个渣男。更可笑的是,今天以前,她还以为一切都是值得的。翌日一早,楚筱筱穿上昨天买的新裙子,长发散下,镜子中的人,肌肤瓷白,漂亮的杏眼,睫毛蜜长,仿佛还是七年前那个校园里的少女。今天是8月6日。当楚筱筱来到民政局门口时,来领结婚证的男女已经排成了长队。“老……筱筱你来了。”沈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明显,他还没有适应对楚筱筱的新称呼。楚筱筱转身,看见沈南旁边站着的是贺芸。今天的她打扮得格外张扬性感,栗色的波浪卷发散落在肩头,一条很省布料的吊带连衣裙,脚上踩着红色的鱼嘴恨天高。正红的唇彩,夸张的假睫毛,十足的夜店小妹装束。她看见楚筱筱一身素色连衣裙,长发垂下,明明没有擦粉,皮肤也是粉白粉白的,扬起声线,质问,“筱姐,你这是做什么?想让沈南回想起大学时光吗?”不可置否,此时,沈南的眼睛盯着楚筱筱,一时有些不可自拔,今天的她恍若是从七年前走出来的一般。楚筱筱淡淡一笑,“怎么可能,之前有点眼疾,昨天看了那么辣眼睛的一幕,一不小心给治好了。”贺芸拽了拽沈南,“听见没有,还等什么,赶紧进去吧。”虽然结婚的人多,离婚的人却寥寥无几。“筱筱,我先给你说,房子的钱,我是不会退给你的。”进去的路上,沈南率先开口。他们的房子是沈南单位分的福利房,首付三十万,楚筱筱家出了十万,沈南家出了二十万,后面的贷款,楚筱筱也只是出了自己的公积金,她本身也没打算要。不过,让她意外的是,在即将离婚的时候,沈南跟她说的话居然是这个。“我知道了。”楚筱筱点头。“还有,虽然是我出轨,但是你也有责任,也不要指望我的赔偿。”沈南继续说。“我知道了。”楚筱筱继续点头,尽量把自己那一点点卑微的难过藏起来。沈南说的没错,自己是有责任的,自己错就错在为沈南他家付出的太多,以至于忽略了自己。“筱姐,沈哥这种好男人,你放着不用,我就替你用了你也别怪我。”贺芸如水蛇般的胳膊挽住沈南的腰。楚筱筱看着贺芸,她从来没想过,贺芸是这样的人。贺芸以前跟她出来时,穿的虽然夸张,但是绝不放荡,今天的她似乎是在刻意炫耀,但有点用力过猛。“赶紧把离婚证领了吧,你好用的光明正大。”楚筱筱有些不耐烦,想想见面之前的那一点点不舍,真是可笑到不行。03因为楚筱筱和沈南的财产划分非常明确,离婚手续非常简单。只是几分钟的时间,之前的红本就变成绿本。“行了,筱筱,你以后有什么事……”沈南话还没说完,贺芸就用手肘轻轻戳了一下他,“亲爱的,你想说什么?”被她提醒,沈南也没再说下去,只是摆摆手离开。民政局门口,沈南和贺芸离开。楚筱筱一个人提着包,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,顿时觉得非常迷茫,无助。她一个人走到花坛的边沿坐下,双手放在膝盖上,眼睛空洞的望向远方。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,在那里停了许久。车后座上的男人,隔着暗色的玻璃,看着路边那个清素的女孩,深邃幽暗的眸子中,泛出一丝异样。“霍总,公司的视频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坐在车前座的助理林杰好心提示。就在刚才,他们的车路过民政局时,霍总突然喊了停车,然后就一直看着窗外一对在来办离婚的小夫妻。看起来是一对夫妻闹离婚,男人带着小三来了。从三个人扯皮,进去扯证,到现在男人和小三离开,他就一直这么看着。林杰有些纳闷,霍总一向以高冷著称,怎么突然变得八卦起来了?“会议取消。”车后座的男人说完话时,已经打开车门,大步走向坐在花坛边的女人。林杰惊讶的都合不拢嘴,从来都是万事以工作优先的霍总,居然说取消会议,这是…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楚筱筱在花坛边坐了许久,理了理情绪,想着下午还约了中介看房,正准备起身离开,就撞上一堵“黑墙”。这一撞,把她包包也撞飞了,包里零零散散的东西全部都撞到地下。包括那个离婚证。“对不起。”楚筱筱蹲下身子去捡包里的东西,男人也半跪下来帮她一起捡。在其他东西都捡完后,两个人的手同时伸向飞的比较远的那本离婚证。楚筱筱的手指轻轻触碰上男人的大掌,迅速弹开,乖乖等着男人把离婚证捡起来,递给她,她才把头抬起来同男人道谢。“谢……”楚筱筱抬头,另一个谢字还没说完,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。“霍……思辰?”“好久不见,楚筱筱。”霍思辰身高一米八八,站在她面前,完全将阳光挡在身后。楚筱筱站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面前,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。霍思辰比楚筱筱大两岁,他们二人是大学同学,曾经都是学生会一员,不同的是霍思辰是学生会会长,而楚筱筱是宣传部成员。那时候身为主持人的楚筱筱,经常排节目到深夜。而霍思辰,总是陪着她。虽然两个人没有确定关系,但在别人眼里,他们就是一对情侣。可这所有的美好,都在霍思辰毕业那一天戛然而止。那一天,在楚筱筱陪霍思辰拍完毕业照后,霍思辰的妈妈在学校里把她叫住,也是从那天,她知道,霍思辰是富家少爷。也知道,有一种差距叫云泥之别。她今天还记得,那一天霍思辰妈妈说的话,她说,“像你这种想攀上枝头做凤凰的土鸡,我见多了,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,你父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居然企图让自己女儿勾引男人来改变命运。”在楚筱筱看来,他妈妈说她可以,但,说她父母就是不行!楚筱筱从霍思辰手里抢过离婚证,勉强扯出一丝笑容,说,“我还有事。”她以为,离开大学,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,永远不会再相遇。却没想到,大学毕业后,他们不但相遇了,还是在她这么狼狈的时候。她刚想离开,胳膊就被霍思辰的大掌抓住,男人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悦,“我也有事。”楚筱筱没想到他会拉住自己,尴尬的说,“那你去忙。”这些年她也从同学那里偶然听见,霍思辰现在已经继承了家里的公司,做起了大总裁。他们的差距,真的是越来越大了。“我的事,和你有关。”男人的声音强硬,掷地有声。说话的同时,手掌一直握着楚筱筱的胳膊,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。楚筱筱挣扎半天,都没有挣脱,最终还是放弃希望,转过身和霍思辰面对面,认真的问,“有什么事?”霍思辰低头,看着身前一身素色连衣裙的楚筱筱,这么多年,她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。还是那副乖巧的模样,可是他最了解,这副乖巧的模样下,是比谁都倔强的心。“我奶奶最近身体不好,我家里人让我娶个妻子冲喜。”男人缓缓开口。冲喜?楚筱筱低着头,问,“你不会是想找我这个刚被人抛弃的女人去充数吧?”
推荐新闻: